• 古城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20
  • 卢锋:宏观经济呈现企稳向好走势 2019-03-1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3-10
  • 西藏去年1705个贫困村实现脱贫 2019-03-10
  •     根据《南州晨报》的新闻,野山鸡居然是房子联盟派来的卧底,这倒是出人意料。

        因为17只野山鸡是在鹂山山脚抓到的,山脚附近并没有房子,杜成真于是以为野山鸡不太可能是房奴。哪曾想到,野山鸡竟然是房奴。

        野山鸡被杜成真抓到,这似乎是房子联盟的计划,想让野山鸡来壹亿超市收集情报。

        不过,杜成真有个疑问:这些野山鸡是哪幢房子的房奴?

        野山鸡下不了海,它们不太可能是鱼宫的房奴。野山鸡的主人,应该是位于陆地的房子。难道南州市还有房子重生者?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这些野山鸡是从别的城市送过来的。如果野山鸡是外来人口,那么它又是来自哪座城市?

        类似的疑点还有很多。

        虽然仅仅是十几只野山鸡,但是背后牵涉的问题和势力错综复杂,这件事可能没那么简单。

        现在只能先从野山鸡身上入手了。

        《南州晨报》的新闻说,17只野山鸡中,有16只是普通的鸡,仅有一只鸡是重生者,但是并没有说明具体是哪一只。

        那么,到底哪一只野山鸡才是重生者呢?

        杜成真通过天台的望远镜,开始暗中观察着鸡圈里的17只野山鸡,希望从中找到那只重生者。

        可惜,看了好一会,也没看出什么名堂。这些野山鸡长得差不多,行为举止也挺正常,没有找到可疑的鸡。

        “杜老板!”

        一个女声传来,转头一看,发觉是伊冰雯上了天台。

        “冰儿,你怎么上来了?”杜成真问,“你不睡觉吗?”

        “不困?!币帘┐丈锨?,“我看到浴红衣回屋睡觉了,怕杜老板空虚寂寞,于是上来陪你?!?br />
        杜成真笑道:“我不空虚寂寞,你不用陪?!?br />
        伊冰雯道:“可是,我空虚寂寞,想找个人陪?!?br />
        “……”

        杜成真转口问,“冰儿,你对鸡了解吗?”

        “鸡?”伊冰雯点头,“当然,我特别喜欢吃鸡,像烤鸡、炸鸡、炖鸡、烧鸡……”

        “打??!”杜成真打断,“我不是问你爱不爱吃鸡,而是问你对鸡的习性了解吗?”

        “鸡的习性?”伊冰雯还是点头,“很了解!我以前研究病菌感染时,经常用鸡做实验,我对鸡了如指掌。杜老板,你问这干嘛?”

        杜成真指着远处广场的鸡圈:“鸡圈里的17只野山鸡中,有一只是重生者,而且是房子联盟派来的房奴卧底。但是,现在还不知道哪一只是重生者。既然你了解鸡的习性,能不能从中分辨哪一只是重生者?”

        “野山鸡有重生者???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了!我一定把它揪出来!”

        说完,伊冰雯走到望远镜前,开始暗中观察鸡圈的鸡。

        杜成真对鸡没什么研究,于是看不出鸡的破绽。伊冰雯对鸡颇有研究,或许能找到线索。

        十几分钟后。

        “找到了!”

        伊冰雯忽然说道,“杜老板,鸡圈里那只灰色的母鸡是重生者?!?br />
        “灰色母鸡?”杜成真追问,“为什么?”

        伊冰雯解释:“这些野山鸡中,公鸡有5只,母鸡有12只,平均下来,1只公鸡可以占有2.4只母鸡。但是,正常情况下,一只公鸡能交-配10只母鸡。所以,鸡圈的公鸡处于欲-求不满的状态。

        我刚刚观察了一会鸡圈,发觉这些公鸡的交-配欲望很强,一直在找母鸡交-配,母鸡基本在半推半就从就服从了公鸡。

        不过,有一只灰色母鸡除外。

        当公鸡想骑上这只灰色母鸡时,母鸡总是拼命躲闪,公鸡连追了好几分钟,母鸡都没有屈服。这只灰色母鸡反应特别敏捷,而且走位相当风-骚,感觉它有“智慧”。

        所以,这只灰色母鸡是重生者。

        因为灰色母鸡是重生者,它有人类的意识,不愿意和公鸡交-配,所以一直躲躲闪闪,行为和其它普通母鸡完全不同。

        虽然这只灰色母鸡隐藏得很好,但是性冷淡的问题还是暴露了它是重生者的身份?!?br />
        听她一说。

        杜成真通过望远镜,再次查看那只灰色母鸡。

        果然,灰色母鸡总是不愿意和公鸡交-配,甚至不愿意和公鸡有亲密的接触,不停躲闪,行为显得有点奇怪。

        看来,灰色母鸡是重生者基本实锤了!

        “冰儿,你真是厉害??!”杜成真表扬道,“这么微小的细节,你都看得出来?!?br />
        伊冰雯道:“杜老板,其实我一定很能干的。虽然我打不过浴红衣,但是我其它方面很强的?!?br />
        杜成真笑道:“我知道你很能干?!?br />
        伊冰雯忽闪着大眼睛:“既然知道我能干,你为什么总是不和我睡呢?你愿意和浴红衣一起睡,一个晚上还用掉十几个避孕套,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呢?”

        “……”杜成真清咳一声,“冰儿,别闹了。既然灰色母鸡是重生者,我们得对它重点监视?!?br />
        “监视?”伊冰雯眨眼,“为什么不直接把灰色母鸡抓起来审问?”

        “审问没有用的?!倍懦烧娼馐?,“这只灰色母鸡是房奴,誓死效忠房子。它宁愿死,也不会出卖房子联盟,从它身上我们问不出任何情报,反而容易打草惊蛇。

        房子联盟派一只鸡来当卧底,说明这只鸡收集情报后,有能力把情报传给房子联盟。我们一旦拆穿了这只鸡,房子联盟就知道卧底行动已经失败了,它们会取消剩余的行动,线索也就断了。

        所以,我们暂时按兵不动,看看这只灰色母鸡到底想干什么,希望能顺藤摸瓜,找到它幕后的组织?!?br />
        “好吧?!币帘┍硖?,“监视灰色母鸡的事就交给我了。不过,我有点饿了,能不能先烤只鸡吃?”

        “行啊,鸡圈里16只普通的鸡,你随便挑一只来烤?!?br />
        “那就挑那一只欲-求不满的公**,这么精力旺盛的公鸡,肉一定好吃?!?br />
        “……”
  • 古城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20
  • 卢锋:宏观经济呈现企稳向好走势 2019-03-1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3-10
  • 西藏去年1705个贫困村实现脱贫 2019-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