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陕西11选五任选七 > 历史军事 > 五代大枭雄 > 第七章 当那个村夫显露自己的时候
    自打两天前顾二等人的尸体被吊挂于祠堂前的老槐树下,整个村子便陷入了激流涌动的气氛之中,所有人都满腔热血,似是早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勇无畏惧是好事,不过在悬殊的实力差距面前,所谓的勇气与热血并无多大意义,所以这几日赵山岗头疼的很,因他始终未能想出比较周全且有把握抵抗伏桑山的计策。

    早饭依旧是四碗稀粥,二妮仍如每天一样粥刚端上来就咕噜咕噜喝完了然后眼巴巴看着别人的碗,赵山岗也还是像每天一样喝了几口,然后把剩的半碗推给了小丫头。

    “没脸!”阮青兰啪地一下拍开二妮脏乎乎的小手,把粥碗又推给了赵山岗,瞪眼道,“每日只吃那几口,自己身子如何不知道?”

    赵山岗又把粥碗推给了泪眼汪汪的二妮,倒不是他不饿或是多么心疼小丫头,只是几日来的压力让他实在没胃口。

    “我吃饱啦,喏,小妹吃吧,阿爹也吃?!?br />
    大妮把自己剩的半碗粥推给二妮,把赵山岗的粥碗给他推了回来,最后这小丫头还装模作样地伸了个饱饱的懒腰,看得赵山岗呵呵直乐。

    “东河不是送来米了,今后多放些?!闭陨礁诳醋畔∠〉姆怪嗟?。

    前两日柳东河等人去县城买了八石米回来,给村中参与此次反抗之事的四十三户均发了十五斤,余下的作为后备保障,而本来柳东河是打算给他们家多分些的,但被赵山岗拒绝了,并叮嘱此事务必要人人平等。

    “眼下村子命运未知,你又不必像他人一般每日耗费体力,尽量省些吧?!比钋嗬及炎约旱陌胪胫嗤聘舜竽?。

    赵山岗明白她的意思,“放心吧,以后我活着就不会让你们娘仨饿肚子?!?br />
    阮青兰愣了下但并未说什么,转口道,“老爷子药没了?!?br />
    赵山岗嗯了声,见阮青兰一直盯着他,解释道,“一来家里没钱了,二来如今已来不及去县城抓药,三来老爷子岁数到了,加之卧床多年,如今的身子与喝药与否已无多大关系了……”

    “阿爹,爷爷昨日说他快死……”

    啪!

    “胡说什么!”

    刚刚张口的二妮被阮青兰狠狠打了一巴掌,小丫头委屈的眼泪立马就劈里啪啦落下来了,大妮赶忙过来哄小妹,可她也不明白阿娘为何如此生气。

    打完二妮的阮青兰身子僵了僵,随后也没说什么,径直去北屋给老爷子喂饭了。

    赵山岗叹了口气,他知道阮青兰刚那一巴掌实际上是打给他和她自己的。

    ……

    几日来赵山岗一直在琢磨计策,还未去看大家的训练情况,于是下午,他与柳东河一同出了门。

    村前祠堂外,炎炎烈日之下,陈朽木正领着四十来名汉子两两一组训练搏斗,所有人均汗如雨下喊声洪亮,而三具已腐烂发臭的尸体仍吊在不远处的老槐树下。

    “怎么样,不错吧?”一身汗水的陈朽木笑呵呵过来道。

    柳东河点点头,经过几日的训练,大家光看气势便比最初时强了许多,不过他见赵山岗一直未作声,问道,“哥哥觉得如何?”

    赵山岗仍旧没说话,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一群莽汉抡圆着膀子互殴。

    半晌后,他指着前方的人群问,“那个……还有那个叫什么?”

    “小个子叫叶云,大块头叫祝大柱?!?br />
    陈朽木得意道,“山岗兄弟好眼力,这二人无论身手箭术均是所有人中最出众的,一打二甚至一打三绝不在话下!”

    “叫他们过来?!?br />
    “叶云,大柱……”

    赵山岗看着身前的两个年轻人,叫叶云的小个子眼神又黑又深,而那祝大柱的眼睛很清很亮,这与刚刚二人的搏斗方式也很吻合,一个凶狠一个刚猛,这并非训练出来的,而是本能或叫天性。

    “听陈大哥说,你们二人身手和箭术均非常厉害?”赵山岗乐呵呵看着二人。

    “嘿嘿,比柳大哥陈大哥及聂大哥还差些?!贝罂橥纷4笾俸俚?。

    “那是你?!毙「鲎右对评涞?。

    赵山岗笑着点点头,“那比我这个半废之人如何?”

    “???”俩人都一楞,村中都知道赵山岗曾从过军,也知他为何退伍还乡,更知道他这几年身子越发糟糕,甚至有说其已命不久矣,这叫他们如何回答。

    “来,一起上,让我看看你们的能耐?!闭陨礁诨疃讼峦冉诺?。

    这回不光叶云和祝大柱,柳东河与陈朽木也愣住了,而赵山岗并不理会众人,“怎么,害怕被我这个废物打的满地找牙?来!上!别让我觉得你们连个废物都不如!”

    赵山岗这番话说的有些歹毒,一旁的柳东河眼神闪了闪,拦住了本欲出言劝阻的陈朽木,然后对叶云和祝大柱道,“那便让哥哥检验下你们的身手,切记点到为止,不可伤了彼此!”

    柳东河虽这样说,但实际上他也不明白赵山岗为何会弄此一出,不过自打赵山岗失忆以来他也确是感觉不但性情变化了许多,其身体似乎也比之前好转了些,更主要他相信赵山岗不会无故放矢。

    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哪里禁得住如此讥讽,得到柳东河的准许后,祝大柱一字废话也没有,直接朝赵山岗扑了过去,且未见其留了多少余力。

    祝大柱虽块头很大,但速度却不慢,拳头眨眼间便到了赵山岗面前,看得所有人均替赵山岗吸了口凉气,甚至祝大柱亦有些后悔太过冲动了,当即便收了几分力气。

    然而,在所有人以为赵山岗即将倒在当场时,他的右手竟直接抓住了祝大柱的拳头,同时他左手成拳狠狠打中了对方腹部,随即趁着对方吃痛躬身之际,他左手又迅速抓住了祝大柱的肩膀,紧跟着他抓着对方拳头的右手猛力一抻,便听到咔的一声脆响和啊的一声惨叫……

    眨眼间,祝大柱的一只胳膊被赵山岗卸掉了。

    祝大柱青筋暴起,大吼一声,全然不顾瘫软的右臂再次向赵山岗冲来,而这次他没留任何余地,沙包般的拳头带着风声直奔对方面门而去,只是……几乎一模一样的过程和结果,祝大柱的另一条胳膊也眨眼间被卸掉了。

    嘶~

    眼前一幕发生的太快也太出乎意料了,以至于除祝大柱之外所有的人都傻在了当场,直到叶云低吼一声朝赵山岗冲去,惊呼声才从人们口中传出。

    见到刚刚一幕的叶云,上来便用了全力,而灵动敏捷的他一开始并没有暴露自己的攻击,直到与赵山岗近了身,才迅猛挥拳打向了他的腹部。

    叶云的动作很快,可赵山岗反应更快,几乎在前者挥出拳头的同时,他已收腹躬身做出了闪躲,然而没想到叶云这一拳竟是半实半虚,眼见攻击落空,他立刻调整身体,挥拳打向了赵山岗面门。

    这二连击不但真假难辨且速度很快,叶云自信哪怕陈大哥与聂大哥都必然中招,结果赵山岗似乎早有预料一般,在前者挥出第二拳的时候,他已顺势蹲下了身体,紧接着他肩膀一沉,双脚发力,然后就见叶云飞出了两米开外……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均目瞪口呆。

    “好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柳东河喊住了欲再次冲上去的叶云,惊叹道,“本以为哥哥近些年身体虚弱,未曾想……哥哥今日真是让我等大开眼界??!”

    赵山岗并未说什么,先去帮祝大柱上好了胳膊,然后看了眼柳东河与陈朽木,最后转身对着所有人道,“怎么了?都很震惊是么?”

    人们大都还未缓过来,赵山岗冷声道,“我比你们更震惊??!”

    这一句冷斥一下子把大家拉回了神,赵山岗一脸严肃,“我知道你们这几日很拼命,你们头上的汗水,身上的伤痕,都是你们拼命的证明,可这就是你们拼命的结果?”

    赵山岗厉声说完,只见他抄起旁边石碾上的弓箭,朝远处吊着三具尸体的麻绳就是嗖嗖嗖三箭,然后便见三条绳子应声而断,三具尸体溅起一片尘土。

    ??????!

    在一阵惊呼过后,全场死一般寂静。

    对在场的所有人来说,若刚才是震惊,那此刻便是惊恐了!

    赵山岗无视大家的反应,指向叶云和祝大柱,“他们二人是你们中身手最好的对吧,结果却连我这个废物都不如,他们如此,你们又是什么?又凭什么在这里自以为是?”

    赵山岗面若寒冰,“你们喊着反抗伏桑山,可你们知不知道贼人比我们强大多少倍?比我这个臭废物厉害多少倍?眼下的你们拿什么去反抗?勇敢?无畏?一腔热血?我看除了白白送死,你们狗屁都不是!”

    赵山岗这番话说的很重,若换做一炷香之前所有人都会愤怒,但此时无一人出来反驳,甚至不少人都低下了头,包括刚刚被教训惨的祝大柱,而叶云则一直面无表情。

    “山……”

    陈朽木觉得赵山岗说的实在有些过了,再说下去定会影响大家的士气,不过就像刚刚一样,他才开口就被柳东河拦住了。

    “我今日说这些并非想打击你们,更不是为了抹杀你们的付出,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们的敌人很强大,我们没有一丝可以松懈得意的本钱,我不希望你们到了与贼人拼杀时才知道自己的弱小,我更不想见到我们的热血染红贼人嘲笑的嘴脸……”

    赵山岗的目光在每个人身上扫过,“从今天开始,我希望大家能够把每一回合的搏斗、每一根射出的箭矢均当做你们的生死一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快速强悍起来,才能具有斩杀贼人的实力,而不是被贼人杀掉……我相信我们最终能够战胜贼人,我也期待着当赶走贼人那天,你们每个人都能活着……”

    赵山岗最后这番话说的很平静,但却将所有低着头的人说的抬起了头,就连一直面无表情的叶云也像其他人一样眼中放出了光彩。

    而赵山岗身后,柳东河笑着拍了拍陈朽木的肩膀,后者深深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