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又应景的名字。

    代表了整个文明的巅峰之作。

    东西是好东西,但是杨伟很忧愁。

    他还不想死??!

    这玩意哪是他能够染指的,联合政府绝对不会放过他,等下只要全副武装的太空警察进来,污蔑他勾结星盗算是好的了,很大可能直接干掉他。

    谁叫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呢。

    事情急转直下,杨伟瞬间从良好公民变成了全民公敌。

    一瞬间这宝贝就成了烫手的山芋,前一刻杨伟还想着怎么领赏呢,现在则愁眉苦脸起来。

    把仪器还回去?

    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的,激活记录都有了,他现在还回去也是死路一条,这种事情,恐怕只要有一丝怀疑,那些秘密部门的人恐怕就会让他彻底人间蒸发。

    忽然甲板有规律的震动了几下,杨伟顿时神色大变,有人在准备登船了!

    这是钻开飞船外壳的动静!

    没得选了,必须想办法脱离飞船,绝对不能够让警察撞见。

    杨伟快速的穿上太空服,然后开始往货仓跑去,那里有紧急出口,相信海盗们也都汇聚在那里准备逃走了。

    杨伟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谁叫他运气这么衰呢。

    他念叨着漫天神佛的名字,然后跑到了货仓。

    在那里海盗们果然还有后手!

    但是和杨伟想像中的不一样,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人家压根没有使用紧急逃生艇的打算,而是直接传送意识走掉了。

    昂贵的仪器直接架设在了货仓里面。

    周围一地的躯体。

    只剩最后一个海盗没有传送走了,是那个女海盗。

    杨伟来的正是时候,只见在一个环形的光圈之内,仪器上下扫动,那个女海盗一脸冷笑的看着杨伟。

    卓夏自己坚持要最后一个走,她还要在确认一件事情。

    不出所料,最后时刻,那个阴险而又谨慎的老鼠果然出现了,他在卖弄自己的本事。

    虽然穿起了临时的太空服,但是那偷偷摸摸的步伐,还有手腕上老得掉牙的万用仪让卓夏一眼认了出来。

    杨伟看到满地尸体,吓了一大跳,但是没有任何血腥味,再看看货仓中间的那台两人高的圆环状仪器,顿时了然。

    海盗们果然和叛军有着勾结,小型化的思维传送仪他们都搞得到手,要知道小型化意识传送仪只有联合政府以及分裂出来的叛军才有可能制造。

    看到女海盗手里面没有枪,杨伟便放心大胆的走了进去,她不可能下来的,现在争分夺秒,大家都顾着逃命。

    那女海盗死死的盯着杨伟,似乎想要记住这一幕。

    她朝杨伟比了一个手枪的姿势,作出一个嘭的发音口型,然后整个身体倒了下去,她的意识化作量子态信息通过架设在整个太阳系的网络瞬间到达了预设的地点。

    咚咚咚,心脏开始有力的跳动起来,培养液开始迅速的被抽出。

    一具动人心魄的躯体猛地一阵抽动,卓夏睁开眼睛,剧烈咳嗽着从培养槽内了坐了起来,充斥嘴巴还有鼻腔的培养液让她感到异常恶心难受。

    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造成的,不论他是谁,哪一方的势力,他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想到房间内的一幕幕,她更加愤怒起来,她的小秘密给别人知道了,还是一个男人,不可饶恕!

    一定要找到他,折磨他,卓夏暗暗发誓。

    杨伟可不知道有一位妖娆的美女衣服都还没穿,就开始惦记他了,并且还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他现在麻烦大着呢,早已经把不久前的艳遇抛到了脑后。

    他正在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生存还是毁灭,就在一念之间。

    紧急仓门被他打开,仔细的感受着飞船甲板有节奏的震动,震动一停下,杨伟就一跃而出。

    身上只是临时的太空服,仅仅能够维持不到半天的氧气,但是他别无选择。

    更加蛋疼的是,上面只有两个非常弱小的喷口,依靠压缩呼吸的废气飞行,杨伟就像是黑暗海洋中的一只滑头的小乌贼,双手摸着飞船的外壳缓慢的飞行。

    外面的环境杨伟很习惯,他熟练的使用万用仪上的工具当做勾爪,像是蜘蛛侠一样紧贴着战舰的阴影处前进。

    外面场面大的很,不是一艘巡逻艇,而是数十艘!还有杨伟从来没见过的飞船型号,上面没有任何标记。

    或许是神秘部门的人。

    杨伟更加确定自己得到的东西不得了了。

    远处甚至还有三角状的引擎在喷射着火光,那是正儿八经的轻型战舰,就连军方也被惊动。

    杨伟顿时感觉尿意上涌,要是被抓住,除了死,他想不出还有什么活路。

    这样一个天大的丑闻只要暴露出去,绝对会让一大帮子的人倒霉,起起彼伏的叛乱恐怕要被推向高潮,到时候恐怕又是一场异常残酷的十年战争。

    借助着战舰发动机的余温,杨伟躲过探测,开始缓缓的往远处一个惨白色的天体飞去,那是月球,上面有氦资源采集工厂。

    边上有不少的参照物,估算一下距离,结果还算乐观,在氧气快要耗尽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到达。

    一切都归功于他迅速果决的行动,无论哪个环节多耽搁一点时间,他就会距离月球过远,没有了氧气,他就只能够活活的被憋死在虚无的太空之中。

    真是麻烦不断啊,我就不应该挑选本命年回去地球。

    杨伟漂浮在太空之中,缓慢的加速往月球飞去。

    每一分多余的动作都会引起不必要的氧气消耗,必须节约再节约,他一动不动。

    像是在太空中漂浮的僵尸…….杨伟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因为工作的原因他经常在太空中漂浮,但这次不同,身后可没有温暖的基地,只有冰冷的吞噬一切的虚空。

    饶是他天生乐观,也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不行,必须找点事情做!

    杨伟干脆打开“勿忘我”这个伪装成万用仪的秘密武器来,上面的各种工具还有神奇的能力正好可以熟悉一下。

    说明书上写的很多,杨伟之前没有时间仔细的研究,现在仔细一看,顿时发现这真的可以用秘密武器来形容了。

    勿忘我比他想象的还要变态。

    除了一般万用仪的功能之外,他还有两个功能,一个是查看别人的记忆,另外一个是更改别人的记忆。

    杨伟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这玩意是如何运作的,毕竟量子态的意识根本无法解读,也无法查看。

    有人试过把量子态坍缩,但是结果只能得到海量的零碎信息,就像是一个完整的球体被搓成了粉末,然后撒在了一张纸上,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只会把意识摧毁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

    万用仪怎么工作的,杨伟完全不清楚,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种技术把复杂的记忆操作傻瓜式的简单画了,所有的一切都以影像画面呈现出来,就像是看奇怪的第一视角电影一样。

    这电影还支持简单的剪辑。

    剪辑的程度是多少呢,上面没有说明,不过说明书中有写,尽量保持在五秒之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月球在杨伟的眼中越来越大,逐渐的占据了所有的视野。

    巨大的环形山,高低不平的坑洞到处都是。

    环形山的底部有着一块异常平坦的土地,边上是高耸的钢铁建筑。

    运气还算不错!

    杨伟尽量不让自己太激动,氧气几乎已经耗尽了,太空服不停地发出刺耳的警报声,他干脆关闭警报,省的这声音干扰到思路。

    越是接近成功,越是要冷静。

    现在是关键时刻,他目光扫过,仔细的观察着这片能源收集站的结构。

    这种地方他太熟悉了,这就是一个标准的机械化采集基地,月球表面的尘土被采集起来,然后送入自动化的机械内部提取氦资源。

    杨伟瞄了一下车库,只有两个车位。

    很好,一个员工的标准配备,一辆作为备用。

    两辆月球车都在,员工并没有出去。

    自动化的机械设备只需要每月更换燃料电池就行,一般情况下工作人员都不用出基地,只需要在电脑上设定规划好任务就行。

    剩下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空虚寂寞冷是常态,杨伟对于这种生活太了解了。

    他没有靠近基地,而是径直来到不远处的自动化采集车上面,打开安装燃料电池的舱室,直接把电池取了出来,破坏电极。

    这个时候杨伟已经呼吸粗重了,一系列的行动正在加速氧气的消耗。

    氧气已经所剩无几。

    顾不得氧气的消耗,他飞快的返回,然后守在基地门口。

    钢铁球型基地像是一个乌龟壳一般,根本无处下口。

    该死,怎么还不出来?

    杨伟发现自己低估了这里员工的积极性。

    他忽然意识到,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么的热衷于维修机械,这个混蛋或许正在打游戏,要么正在呼呼大睡,顺便反手就把故障警报给关闭了。

    继续痛苦等待。

    不能啊,我说大哥,你快出来看看吧,你家的车子坏了啊,分分钟损失几百万上下啊,还不赶紧出来修一下!

    杨伟两眼已经开始发黑,氧气彻底耗尽了。

    他感到肺部像是着了火一般,但是又没处释放,一股恐惧冲击着他的大脑。

    靠在基地大门侧面,杨伟缓缓的坐了下去,他已经站不稳了。

    这个混蛋还不出来维修!

    他没有哪一刻像是现在这样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得了不工作会死的病。

    眼前越发的昏暗…...

    就在杨伟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嗤的一声,大门忽然打开了,杨伟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冲了进去,万用仪伸出的金属触手闪烁着火花。

    正准备出门的工人瞬间就被电晕了过去。

    杨伟迅速的关闭大门,摘下头盔,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气,贪婪的呼吸着氧气。

    足足十几分钟,杨伟才缓过了神。

    最近面对的死亡威胁比过去加起来的都还要多。

    看看地面上晕倒过去的懒鬼,杨伟怨念十足,他差点被这个人给坑死了。

    那么,这个人醒过来以后该怎么办?

    杨伟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