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安安也没再推辞,点了几个自己爱吃的菜后,把菜谱递给了服务员。

    “菜要多久才能上齐?”陈梦莹开口问道。

    “最快半个小时?!狈裨被卮?,“不过……”

    “不过什么?”陈梦莹皱了皱眉。

    “小姐,这钱必须先付?!狈裨甭扯研Φ乃?。

    “喂,人家都是吃完饭后才结账的!”苏安安顿时不满的嚷了起来。

    “小姐,你有所不知,列车上的点餐都是如此,何况你这还是VIP包间,你们不会认为我在骗你吧?!狈裨蔽⑿ψ沤馐?。

    “你这人怎么能这样说呢?”苏安安有点恼火。

    “多少钱?”陈梦莹淡淡问道。

    服务员微笑着,伸出两个手指。

    “两百块?”苏安安又不满起来,“你有没有搞错,我就点了几道家常菜要这么贵?”

    “小姐,你误会了,不是两百块?!狈裨币×艘⊥?,“是两千块!”

    “什么,两千?”苏安安跳了起来,愤怒的瞪着服务员,“你怎么不去抢劫?”

    “小姐,抢劫是犯法的,我们可不做犯法的事情?!狈裨币涣称胶?,对苏安安的反应也一点没觉得奇怪,她也不是第一次遇见。

    “安安,别说了?!背旅斡ù邮痔岚心贸鲆辉钡莞裨?,说道:“这是两千块,如果十分钟之内还不上菜,我们就不要了?!?br />
    “谢谢小姐?!狈裨便读算?,她没有想到美女竟会一口同意,有点出乎意料,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露出满脸笑容,“小姐请放心,我们一定尽快!”

    服务员离去后,苏安安却在那里发起牢骚来:“表姐,这人明摆着是趁火打劫,干嘛要给钱???大不了我们不吃了?!?br />
    “算了,毕竟我们确实饿了,吃了饭下车好直接赶到医院去?!?br />
    为此,苏安安只好作罢。

    约十分钟后,服务员进来了。

    “好了吗?”陈梦莹问道。

    “好了,不过……”服务员还没说完,身后便传来一句沙哑的声音,“恐怕你们没有机会享用了!”

    这时,车厢门打开,一行人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高大壮实,光着膀子,手上几乎被一只巨大的毒蝎纹身覆盖,给人一种异常凶悍的感觉。

    纹身男身后,还有五个彪悍大汉,清一色黑色背心牛仔裤,每个人手上,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铁棍。

    “陈小姐,我们要你的人!”纹身男盯着陈梦莹那成熟的娇躯,露出了淫荡的笑容。

    “你们想干什么?”苏小峻挡在了陈梦莹的面前,怒视着那纹身男,“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TMD管你是谁,我们的目标是陈小姐,你只要乖乖呆在一边,我保证你们安然无恙,但若你不识趣,那就别怪我毒蝎不客气!”自称毒蝎的纹身男冷声说道。

    苏小峻心中一沉,他知道眼前这几位彪形大汉不是普通劫匪,他们是冲着陈梦莹而来,这一切,都是对方计划好的。

    “谁派你们来的?”陈梦莹冷冷问道。

    “陈小姐,你何必问这种明知道不会有答案的问题呢?”毒蝎摇摇头,“不要再废话了,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不反抗,然后陪我几天,我就会把你放回去;第二,你反抗,然后你便需要陪我所有兄弟一个星期,当然,在那之后,我也会放你回去?!?br />
    “难道你不是他们派来杀我的吗?”陈梦莹怒声问道。

    “陈小姐,我只想跟你拍一部精彩的电影而已。当然,你若是想跟我这些兄弟一起拍我也不会介意的。到时候,我会把这部精彩的电影跟全世界的爱好者分享,我断言,陈小姐一定会成为全世界最知名的电影明星?!倍拘槐咚狄槐哂媚且暗难凵穹潘恋脑诔旅斡ㄉ砩瞎丶课簧ㄊ幼?,在他看来这位美丽性感的女人,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陈梦莹的脸瞬间变得苍白,她终于明白对方要做什么,虽然对方说不杀她,但对她来说这比杀了她更痛苦。

    “无耻!”苏安安愤愤骂道:“你们若是敢动我表姐一根头发,我大哥一定会把你们碎尸万段?!?br />
    “梦莹,只要有我在,没人能动你!”苏小峻握紧拳头,狠狠盯着毒蝎。

    “哟,想英雄救美是吧,我想你最好还是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那样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毒蝎有点意外的盯着苏小峻。

    “梦莹是我的朋友,朋友有难,我不能不管!”苏小峻沉声说道:“我奉劝你们最好考虑清楚我们苏、陈两家在WH市的名声和地位,那可不是你们惹得起的!”

    “我擦,我毒蝎在WH市还没人敢这样威胁我,你是头一个,所以你今天死定了?!倍拘范宰派砗笠晃还馔贩愿?,“干掉他,把那小丫头和陈小姐给我抓住?!?br />
    “是!”光头应了一声,便朝苏小峻扑了过去。

    苏小峻提脚一个后摆腿,正中光头脸颊,光头发出一声惨叫。苏小峻猛的又飞起一脚,踹中光头裤裆,这一下,光头更是发出惊天动地的哀嚎声。

    苏小峻继续乘胜追击,一拳狠狠砸在光头脑袋上,光头闷声倒地,直接昏了过去。

    “耶,二哥好棒!”苏安安兴奋的拍着巴掌。

    陈梦莹也忍不住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苏小峻,她苍白的脸庞多了一丝红润。这一刻,她似乎看到免遭厄运的希望,而苏小峻在她心中的形象也变得高大起来。

    “真看不出你还有两把刷子?!倍拘械阋馔?。

    “哼,我二哥可是跆拳道黑带高手,你们识相的话赶紧给我们走,否则二哥一定会打得你们落花流水,屁滚尿流!”苏安安大声嚷道。

    “跆拳道黑带?”毒蝎似乎呆了呆。

    “怕了吧?”苏安安甚是得意,“怕了就赶紧滚?!?br />
    “哈哈哈,我真的好怕耶!”毒蝎大笑几声,而后对着其余彪悍大汉蓦然一挥手,“给我上!”

    毒蝎背后四名大汉一起扑向苏小峻,四根铁棍一起砸了过去。

    “二哥,加油,干掉这群~~啊~~”苏安安瞬间惊呼起来,小脸刹那间变得煞白,一根铁棍落在苏小峻脑袋上,苏小峻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痛哼,便倒在地板上不省人事。

    “二哥,你怎么了?”苏安安急切喊道,可苏小峻没有任何反应。

    “啊~~”苏安安一声尖叫,然后张牙舞爪扑向毒蝎,“你这个王八蛋,我跟你拼了?!?br />
    毒蝎挥挥手,两人上前一左一右把苏安安胳膊架住,苏安安只是个娇弱小女孩,自然没法挣脱两个彪形大汉。

    “王八蛋,快放开我~~唔唔唔~~”苏安安正张嘴骂着,一只丝袜塞进了她的嘴里,而那边毒蝎正缓缓朝陈梦莹走去。

    陈梦莹俏脸惨白,希望来得快,破灭得更快,本以为苏小峻能?;に?,然而顷刻间,她便再次从天堂坠入地狱,看着一步步走近的毒蝎,陈梦莹想要后退,却发现双腿像是灌了铅一般,半步也没法挪动。

    “陈小姐,现在愿意跟我去拍电影吗?”毒蝎贪婪的盯着陈梦莹那饱满的胸部,一手抓了过去。

    陈梦莹不由得闭上了眼睛,脸色一片死灰。此刻,她已经能完全想像到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