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鲜车上印着几个大字:惠民超市!

    旷德军招手:“你是陈司机,我在前面走,你后面跟着吧,村里道路别开大快!”

    陈司机见旷德军年纪比自己都小,就不好意思说自已是小陈了。

    旷德军连骑电动车,边掏出电话打给李?。骸澳阈∽悠鸫裁挥??惠民超市运货车下来了,叫几个人过来装车?!?br />
    李健睡神迷蒙地说:“老大,那运货车也来得大早了吧,菜还没摘呢,上午摘菜再怎么也得下午才装车吧?!?br />
    旷德军说:“菜我摘好了,你几个过来装车就行了!”

    “不是吧,老大,一个晚上你一人把菜摘好了,这么历害,还要我们这些雇工干啥?!崩罱∫涣炽等?。

    越来越邪乎了,不过马上也释然了。几个月能够捞上几百万,是常人能办到么?

    他叫上旷德喜、旷德富、李明堂等几人赶到了基地。见旷德军煮了一锅巨型稻米粥,水煮了十多个鸡蛋,正跟陈司机闲聊着。

    “没吃过早餐的就喝点粥再干活吧?!笨醯戮担骸捌渌幕ㄊ皆绮臀也换崤?,煮粥我还是拿手的,酸菜烧辣椒,是吃粥的好配菜!”

    “德富哥,你把那些个体稍大的公鸡,还有那些要淘汰的母鸡都装鸡笼,装车!”

    铁棚内码整齐的蔬菜,以及堆成小山样的芋头,扁萝卜,茄子和辣椒,而且全部用箩筐装盛好了。每次惠民超市来拉货,都把上一次拉去的箩筐再拉回来,循环利用。给凤凰大酒店送货也是一样。

    所以特色街上篾匠店的管老板跟他也成了好朋友,动辄定单就是几百个篾制品,付钱又爽快,这样的老板去哪里找。

    “老管,替我编500个菜筐,钱我转你微信上?!币桓鲂畔?,笫二天老管就把货送到基地。

    有些菜筐只能是用一次。

    陈司机兼顾了统计的任务,一箩筐一箩筐过秤,记好数据,装完车后,统计一下,把数目报给黄远平。

    “黄总,苋菜、菠菜、卷心菜,韭菜,累计1268斤,芋头、扁萝卜、辣椒、茄子、生姜,累计‘1899斤;土鸡105只计630斤,土鸡蛋4327枚,巨型稻米1500斤?!?br />
    黄远平让村务把钱款及时算出来,把钱转了过来。

    旷德军收到银行转帐提示:你尾号4370的帐号进帐387239元,余额6543981元。

    基地院内停放的那辆凯迪拉克吸引了众人目光,连李健也围着它转了几圈,连声赞叹:“豪车就是豪车,这下我结婚用的婚车就不用愁了,老板这辆豪车就是放到贡市去,都可以装逼了!”

    “你小子准备在哪装逼,在贡市?县城还是前进村?”旷德军问。

    “阿娟哥不是在环保局上班么,说他妹结婚,想在县城办几桌酒席,所以估计要在县城办几桌酒席了?!?br />
    “叫村里这些亲戚朋友特意跑到县城去吃你一餐酒席,我看也不现实,再一个她娘家请客跟你这方是两码事吧?!?br />
    旷德军又对李健说:“你皮卡车今天还要给我开一下?!彼缸派咂ご白诺募复┎匪担骸拔乙庑┒魅ニ腿?!”

    “不会是送你的千狐妹妹吧?”李健笑着问。

    “对了,你从基地拉点蔬菜稻米以及土鸡竹鼠或者野兔去岭背村,你们几个也要吃,再送些涂家,不要让他们说我们不懂礼貌?!?br />
    “知道,关乎老板的幸福,我们会认真对待的?!崩罱∥ψ潘?。

    “老板今天开皮卡车,要么这辆豪车也借我开开,让我也装装老板?!崩罱∮炙?。

    “你去岭背村,开这车去没用。哪里连皮卡车都进不去,更不用说这车了?;故强隳橇揪善たǔ等グ?。哈哈!”

    这时,削柿子皮的几个人来开工了。不过只有三个人:谢叶文、旷培芬、旷培晨。谢叶炳、孙莲娥没有来,两人选上了村委干部,不会是从此放不下面,再不出来打工了吧。

    严志强打来电话:“德军兄,今天什么时候开村委扩大会议好?”

    “还是吃个晚饭开好吧,毕竟白天都有自已的事忙!”旷德军说。

    “那今天就定在晚上七点开村委扩大会议吧,我负责通知他们几个!”严志强忙着给另外几个村委及六个小组长发了通知。

    十多分钟后,谢叶炳和孙莲娥骑着电动车才匆匆赶到。

    “对不起,老板,以为上午要开会呢?!绷饺怂?。

    “开会定在晚饭后七点,今晚两位也在基地吃饭吧,我早点回来煮饭?!笨醯戮?。

    “那有男人煮饭的道理,五点钟我开始帮你煮饭,菜你大棚那么多,又有土鸡又有竹鼠,做十桌八桌酒席都不成问题?!彼锪鹚仕?。

    这姑娘比他哥实在多了,又勤快又明事理。

    旷德军说:“还有干鱼,干鱼焖辣椒是好东西。孙莲娥,中午也麻烦你做厨行不行?我基地本来有一个小厨师,这几天一起去岭背摘柿子了?!?br />
    “没问题,你天天请我做厨师都行!”孙莲娥双手一挥爽快地说。

    “一辈子替你煮饭都没问题!”谢叶文阴阳怪调他说。

    几人开始干活。

    铁棚内有李健昨天刚拉回来的一千多斤新鲜的柿子,已经被削皮的柿子整齐地摆放在筛箕中。

    旷德军看摘回的这些柿子,果实平均重约180克,方心脏形,阳面橙红色,阴面橙黄色,无纵沟或甚浅,皮薄易破,肉质细软,纤维少,汁特多,味甜无核,品质上。

    他用灵泉水兑了一罐喷雾器,对谢叶文说:“削好皮的柿子都要喷上一遍这些免制的水,上下两面都要喷到,然后再把木架抬到太阳底下去暴晒?!?br />
    做柿饼的工艺,其实很简单,就是削皮后,放到太阳下暴晒,待柿子表面干枯,即用手一个个地压成饼形,再放于篾折上日晒夜露(注意不能淋雨),约七到十天后,再压一次,这时涩味已全部消失,然后将其上缸。

    先将缸洗净,然后给缸底铺一层10厘米厚的干柿皮,柿皮上立放一层柿饼,柿饼上再放一层柿皮,再立放一层柿饼,直至装到八成满,上面盖上柿皮,加盖,用泥封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