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陕西11选五任选七 > 玄幻奇幻 > 红龙大君 > 第二百五十八章 虚闪
    电梯内只有他们师徒俩和狗子,直到电梯上到地下三层,一直沉默不语的凯恩才开口说道:“待会你带着星期六先找间酒店住下,我有事要做去去便来,有人不怀好意的话就拿刀捅他?!?br />
    小姑娘点头如捣蒜,来到酒吧外后,直接驾车离开了。

    凯恩则躲藏在阴影之中,戴着耳机靠着墙,双手插在裤袋里,悠哉悠哉的等待着猎物。

    没让他等多久,只放了两首歌大约九分钟,那个黄金老鬼在一帮小弟的簇拥下,也离开了酒吧,上了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老爷车,那口一米高的青铜大钟,则被放到了后面一辆皮卡上。

    现在一点三刻多,正常人都睡觉了,街上偶尔能看见几辆车,凯恩一路跟着他们,看那架势这老鬼打算连夜出城,这也正和凯恩心意。

    跟了将近半个小时,快到两点十五分时,一行三辆车终于驶出了城区,开上了基本无人的公路,凯恩露出了一个冷笑,加速超过了他们,站在了马路正中,离他们大约300米,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夜风很大吹得路边的树木哗哗作响,气温也很低逼近了零度大关,凯恩到是换了长袖,他静静地站着,远处的车大灯越来越近,和他相距已经不足100米。

    劳斯莱斯副驾驶上的小弟,转过头对着坐在后座上老鬼,恭敬的问道:“老板前面有人挡路,要直接撞过去吗?”

    老鬼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盘着一串,不知是什么材质的手串,但想来也绝非凡品,听到了手下的汇报后,过了足足有两秒,他才开口反问道,声音刺耳难听:“这种问题需要问我吗?”

    马仔点点头通过对讲机下令道:“不要停撞过去?!?br />
    前方开路的是辆骑士15世,驾驶员一脚油门到底瞬间加速,面对呼啸而来的装甲越野车,以凯恩人形态的小身板,是不可能硬钢的,除非他切换成巨龙姿态,否则还是算了吧。

    但这并不意味他拿这辆车没办法了,凯恩抬起了右手,食指平伸其余四指微微弯曲,一颗篮球大小的红色光球缓缓形成,伴随着虚闪的破空音效声,一道红色光柱命中的越野车。

    在离凯恩十米外,骑士15世轰然爆炸,滚滚浓烟腾空而起,形成了蘑菇状,越野车的零件如下雨一般,四散飞落洒满了一地。

    要不是老爷车和皮卡开的慢,绝对能一串三同时射爆。

    凯恩本来是想回去再抽的,可他忍不住就来了一发十连,虚闪就是那一次抽到的紫色技能书,威力可由他自己控制,就刚才那一发抽掉了,他体内足足1/5的储存能量。

    后面的劳斯莱斯猛的一个急刹,停在了路边,老鬼的手串全都洒落在了车内,他阴沉着一张脸,也不用开门,能直接飘到车外站在了马路上,隔着五十来米直视着凯恩。

    老鬼面沉似水,心中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刚才那一发不知名的能量攻击,要是射在他身上,绝无生还的可能,虽然说不一定能打中他,但不一定,不代表不能。作为一个活了600多年的老鬼,他深刻的明白一点,人死了还能成鬼,鬼要是再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也正是靠着这小心谨慎,他才活到了现在。

    对他来说活着才有希望,死了还谈什么雄图霸业,他可不是那些慷慨悲歌赴死之人,大好的生活还等着他呢。只是他不明白,凯恩为什么要和他作对,最起码也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在离开,否则他就算跑了也寝食难安。

    两人沉默良久,他忍不住了终于开口问道:“阁下所为何事,还请言明?!彼档氖瞧胀ɑ昂鼙曜?,如果不看他的脸,绝对以为这是个华人。

    “把你拍下的那口大钟交出来,我饶你一条命?!笨鞔永床还胀淠ń?,直言挑明我就是来抢的。

    老鬼闻言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来杀他的就好,虽然那口钟对他来说,也是个难得的宝贝,但比起自己的小命,那就不值一提了。

    他对凯恩微微颔首,表示同意,直接飘身离开,连钟都不要了,小弟和车就更别提了。

    车内还活着的几个小弟全傻眼了,老板这次把他们抛下,自个溜了?

    劳斯莱斯上,负责开车的小弟,对坐在副驾驶上的大哥问道:“头,我们咋办?”

    马仔们的大哥西装男,露出了一张苦瓜脸,老鬼收他们几个孤魂野鬼当小弟时,他们还开心的不得了,以为从此便抱上了大粗腿,可以耀武扬威欺男霸女,哪能想到这才多久,算下来还没半年,他们便惨遭抛弃。

    还未等他说话,凯恩便缓缓走来,一拳打碎了车窗,抓住了西装男的脖颈,两人四目相对,西装男渐渐翻起了白眼,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过了几秒凯恩松开了他。

    西装男躺在副驾驶,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扭头对他身边的小弟说道:“去xx市xx路xx号?!?br />
    驾驶位上的小弟,咽了口唾沫都快哭出来了,看着大哥冷冰冰的的眼神,以及车外远去的凯恩,心中不由骂了句娘,最终还是按照吩咐,操控着被他附体的肉身,发动汽车前往的目的地。

    那100个冤魂,除了做任务外恩还有其他用,灵魂是一种高级能量,星期六的那一服药剂中,需要大量的灵魂能量??髟纫丫急负昧?,只不过都是些普通人的灵魂,比起这些青铜级的冤魂来说,那是万万不如的。

    空中凯恩一边飞着,一边拨打了自己徒弟的电话:“你在哪家酒店?”

    电话那头的声音,和往常不一样听起来很焦虑:“希尔顿酒店,就在酒吧后面的一条街上,那个老师我…我杀人了?!?br />
    “哦知道了?!笨鞯幕卮鸷芷降?。

    回到市中心凯恩凯恩到了酒店,精神力一扫就找到了他徒弟,乘坐电梯一路上到了12楼,又走了一小段路凯恩敲响了房门。

    “咚咚!是我开门?!笨魉档?。

    房门很快便打开了,开门的不是金发少女而是星期六,凯恩摸了一下他的脑袋,夸奖了下他。

    “真乖?!?/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