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兆见师兄答应,放了心,其实放在高家养也是可以,张玉梅又不会总在高家,但她不知为何,就想让师兄帮着养,算她的猫,师兄养着,以后就是他俩的。

    “多谢师兄?!?br />
    吴长亮:“不用客气?!?br />
    看着师妹欢喜的笑容,吴长亮伸手摸了摸小猫,高兆拦住,“先别摸,要慢慢熟悉后才可以,不然大猫会咬人,大猫是行动不便,不然会把小猫藏起来,今晚我就做个猫窝,还要做个猫用的马桶,师兄,找个没人住的房子,门窗关好了,先把猫关一阵子,最主要的是要和大猫熟悉了后,它才会放心的留下来,不然就带着小猫跑了。现在是夏天,要是冬天,那就要冻坏了?!?br />
    她说一个,吴长亮点下头,不远处的陶喜支着耳朵听着,得,回去赶紧问问谁养过猫吧,以后这些也得伺候好了。

    说完后,高兴荣哥俩还补充了几点,又说会去贾家看猫,拜托师兄好好养着。

    然后姐弟三人拉着手欢天喜地的走了。

    吴长亮叫来陶喜,俩人拎着篮子回了贾宅。

    高文林回家后得知这事,看着女儿没说话,那意思就是你想方设法的找理由呀,高兆无辜的眼神看着父亲,委屈的说道:“本来我打算及笄前好好在家呆着,多陪陪娘,可是高兴捡了受伤的猫和几个小奶猫,爹是知道我的,心软见不得小动物受苦,没办法,只好收留下来?!?br />
    “那就放后罩房让下人们照看也行呀?!?br />
    高兆眨巴眨巴眼,说:“我想要呀,不是因为张妹妹见不得猫狗,我就养我屋里了?!?br />
    高文林也不想就这个问题说下去,给都给了,算了,只能给自己闺女卖惨了。

    “兆儿呀,看来爹这几个月都没法好好睡觉了,操心呀?!?br />
    后一句你就省省心吧,没说出来,怕太让女儿难堪。

    高兆心里内疚了,光顾自己潇洒让父亲担心,明知男女大防,总想着我是个成熟的心理,我有着理智的情感,可父亲不知道呀,总会怕自己不理智,昏了头,做些出格的事,特别是看到自己非礼师兄那一幕。

    “对不起,爹,我及笄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后院,就是我答应师兄,给猫做个窝,到时让高兴送过去?!?br />
    高文林放心了,女儿答应的事都会做到,那就等及笄了,话说,吴家也不来人捎话,啥意思?难道及笄徒弟自己来求亲?

    公主府里,平武公主也在和吴驸马嘟囔,“薰生啥意思?不让我们过去,说大娘子及笄定亲,哪有定亲前不去女方家说定的?”

    吴驸马喝着茶,如今对小儿子放心了,也准备慢慢放手,他发现这个小儿子最像他,以前总把他当小儿郎,一直护着,总觉得他什么也不懂也不会,离了爹娘没法活,谁知他自己最有主意,决定好的事不喜别人安排。

    这是通过几次他的反应看出来的,虽然他不说出来,只要是他不愿的,听了就会皱下眉,那个在庄子里和高家大娘子快活的蹦跳的是他儿子吗?高娘子说个什么他就好,我们说个什么他就皱眉。

    唉!儿大不由娘呀,幸亏平武没看出来,不然又要气了。

    “我说你就别管了,白操心,我看儿子自己会安排好,他心里有主意?!?br />
    平武公主瞪眼:“他才多大?有什么主意?定亲那是闹着玩的吗?做不好了,到时埋怨咱们不重视亲事?!?br />
    “我们就按照规矩置办,该准备什么准备什么,儿子要是准备什么了,就加一起,没啥难的?!?br />
    吴驸马也知道公主只不过找个理由念叨念叨儿子,他也就随着话题说,等下回儿子回来,他要好好问问了,有啥给爹娘说下,谁又不是他肚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想啥。

    “上次进宫娘还问哪,我说及笄就定,娘说到时带大娘子来京让她看看,就盼着薰生成亲?!?br />
    “明年二月会试,高主簿会去考,贾先生说高主簿学问还可以,考明经科还行,前几名那是不行,但过关没啥问题,那就等考完了再说,没人对明经科注意,到时再安排下,总在武成县也不方便,早点进京以后也好安排?!?br />
    平武公主想到高家来了住哪里,就问了,吴驸马笑道:“这个我也想了,看高主簿那个犟劲,肯定自己有多大本事住多大宅子,可就他那个家底,京里别说买宅子了,就是租他也租不到两进的宅子,我想了,到时这事交给庆王爷,让他去办,我看高主簿能拿王爷如何?哈哈!”

    想起这,吴驸马都能幻想出高主簿一脸的无可奈何的耷拉着眉毛的神情。

    “别让安弟把事给办咋了?!?br />
    “放心,王爷对这种事最拿手,再说,咱儿子也不能放任不管呀,所以我说,公主就别想那么多,等着定亲去给插簪,然后等着抱孙子就行?!?br />
    平武公主看向窗外,笑下没回答。心里是失落,知道驸马一直宽解她,看到儿子日渐变化的脸,欢喜,可是又想是为了那个毛丫头变化,心里酸溜溜。

    辛苦护着养大的儿子,小时候生病,她在菩萨面前跪了一夜,如今心里惦记了别人,亲娘靠后,想想都不是滋味。

    可每个人都是如此,女子也是如此,小时候满心都是亲爹娘,有了欢喜的人,满心里都是那个让你欢喜的人,不是没有了爹娘,也是那个人占了你的大部分心思。

    只有爹娘,自孩子出生,满心里都是亲骨肉。

    吴驸马站起来,走到平武公主跟前,伸出手:“来,我们出去看看,那颗薰生出生种下的树,十六年了,我给长远说了,等将来搬了公主府,这棵树要带走给薰生,让他自己种着,爹娘留给他的?!?br />
    公主府是皇家赐予,等公主过世收回,而驸马一般有自己家族的宅子,除了皇家另外赐予一坐驸马府,吴驸马至亲都不在京里,他不可能住在族亲家里,所以在平武公主成亲时皇家给了一驸马府,也是目前京里唯一的一坐驸马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