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熏那一本正经好似自己做饭不行的理直气壮,让六个妈妈有的露出会心的微笑,有的笑嘻嘻的玩味看着她的本色演出。

    其实周熏也是会做饭的,比如说西餐煎牛排就做的不错,六分熟的排排做出来,赵旭往往都能吃得香喷喷的。

    不香喷喷也不行啊,自家女人做的就算难吃也不能说不是。

    只不过,孩子们的消化系统还不行,牛肉这种难消化的食物赵旭是不许孩子们吃得太多。

    所以咯,周熏的大厨级神技暂时还让孩子们体会不到,往往都进了赵旭的大嘴之中。

    “村长,好像刚挤的奶是不能喝的吧?”这时,一直恬静微笑着的孙莉好似突然才想起来这个问题。

    “额,孙妈妈提醒得对,未经过检测的奶牛以及加工过的牛奶,观众们最好不要买……”一番如同广告似的台词从李锐口中脱出,李锐暗地里为孙莉点了个赞。

    普通的奶牛当然有着安全方面的担忧,但节目组可不会让这些孩子们喝纯牛奶的,等会在牛奶蒸煮的时候,会适当的混合一些蜂蜜甜枣进去。

    “额,光顾着给孙妈妈解释,忘了告诉你们,等会挤完牛奶之后,妈妈们还要烙饼和煎鸡蛋哦!互帮互助,美好共建……”

    好吧,李锐最后好似进入了群众新闻时间,自发的来了场正能量十足的演说。

    可看到转身朝那只白黑色奶牛走去妈妈们的背影,呱呱呱的乌鸦声顿时冲破天际。

    “为了保证奶的清洁,促使乳腺神经兴奋,加速RF的血液循环,加快汁液分泌与排放,以提高产乳量,在挤之前必须要用热水浸跑过的湿毛巾先完整的擦拭几遍。记住,是40-50摄氏度的温度,高了怕烫伤奶牛,会造成危险;低了起不到加速血液循环的作用?!?br />
    “湿毛巾清洁过后,拧干毛巾自上而下地擦干整个RF,如果RF没膨胀的很明显,接着回到刚才的步骤重新来过,等到膨胀之后,就可以开始工作了?!?br />
    茱莉亚羽绒服袖口拉起,白净的小手在奶牛身子底下动作着,事儿抬头看向聚精会神看着她的诸位妈妈,事儿放缓手底下的动作,给妈妈们看看是不是鼓胀了起来。

    等准备工作好,就是很专业挤的环节了,这方面的介绍太容易被禁,暂时不写为妙^_^……

    一番啼笑皆非的忙碌,妈妈们终于将两小桶牛奶给挤了出来,擦洗着手上的汁液,周熏感叹的说,“这小小的工作还真是个技术活,新手就像我们这样,容易闹成笑话?!?br />
    “熏姐,我可不是笑话?!笔纸藕芰榛?,挤了半桶的孙莉依然恬静的微笑着,悠悠的擦拭着双手笑道。

    “就你能,知道你是贤妻良母的典范,不用特别跟观众们介绍?!崩钕闶钟裘?,动嘴巴她是强手,到了动手的时候,果断就歇菜了。

    五个学生妈妈里,她操持了半天,刚出炉热乎乎的牛奶倒被她弄洒了半桶,这让她情何以堪呀。

    这季节目,一切都回归原始,一些不适合暴露在观众们眼前的东西,也在赵旭亲自参与的压制下让参加节目的嘉宾们没有多余的要求,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令观众们连连笑场,好似明星们就像是个普通人一般,同样有着不会的,同样有着让人亲近他们的一面。

    不得不说,同样是动嘴的叶一倩,在工作之余,动手能力还是蛮强的,这可能是家里有着三个孩子存在的原因,让叶一倩无论是学习能力还是主妇能力,都很清晰明显的展露在诸人面前。

    而丫丫,旧疆人那熟练的巧手,做起这项工作不要太简单,小时候时??吹杰锢蜓悄茄炝饭ぷ鞯某【?,早就在脑海里流连了许久,茱莉亚的亲身教导,让她体验了一把不同别样乐趣。

    好似赵旭那厚重的大手,在胸前拂过一般,让工作中的丫丫不由自主面带起红晕做着该做的动作。

    “妈妈们辛苦了,煮牛奶的同时,请你们到这边来展现你们的厨艺吧?!?br />
    …………

    沉睡之中的赵旭睁开双眼,感受着身前身后的贴身紧靠,惺忪的睡眼中温暖之色一闪而逝。

    揭开棉被将曦曦抱离了点,赵旭静悄悄的准备起床洗漱,可不想刚刚做起,身侧的曦曦早已被他温暖的拥抱惊醒,揉着大眼睛疑惑的问道。

    “爸爸,到早上了吗?”

    “嗯!你再睡会儿吧!”

    “不要,我要起床陪你锻炼身体!村长叔叔说了,每天练一练,身体壮一壮!”

    “呵呵,你还想当运动员呢。爸爸可不喜欢你肌肉太多?!?br />
    “额,那好吧,我再睡会儿,等会吃早饭叫我?!标仃孛让纫恍?,凑上前亲了口赵旭,又躺了下来闭上眼睛准备再眯一会儿。

    “爸爸,我跟你去锻炼?!?br />
    赵旭一动作赵虎头就醒了,本打算给赵旭个小惊喜玩闹一番,却不想姐姐也醒了,见姐姐重新又躺下,赵虎头立马揭开被子跳下床,迅速的拿起衣服穿戴起来后冲出了牛棚。

    “爸爸,这是谁给我们的早餐,好难看呀。黑乎乎的烙饼,焦成了黑炭的煎鸡蛋,这是人吃的么?咦,这牛奶味道还不错耶,好喝……”

    赵旭听着外面的鬼叫声,给儿子真心捏了把汗,不知道周熏现在是不是正在镜头前看着这里,不过赵旭知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

    就算现在周熏不知道儿子对他厨艺的评价,等到节目一播出,赵虎头这嘴贱的小屁孩凄惨无比的日子肯定随之到来。

    赵旭自己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评价周熏的厨艺,赵虎头胆子这么大,活该倒霉。

    “爸爸,是妈妈来了吗?”曦曦听到外面的叫声,顿时察觉到了些什么。

    以前的《爸爸去哪儿》她看过,这节目到了尾声,妈妈们一直都没出现,前天赵旭特地回京了一趟,肯定是去接妈妈来这里的。

    “别告诉虎头,让他继续抱怨,等你妈妈知道,嘿嘿……”

    “嘿嘿……”

    伴随着屋外还在那惊呼村长虐待小孩子的不爽声中,父女两人狼狈为奸的奸笑声在牛棚中回荡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