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听得也点点头,打仗打得太久,难得能放松一下。而且,目前来看傻子皇帝也不能威胁他们什么。众人达成一致,决定一面歇息,一面收拢建康府势力。

    朱槿、关三爷、月姬等人负责归拢虞美人,安顿下此前一直跟着他们打仗的,招?;乩丛敢饧绦嫠堑?。一番忙碌,也需要花费好些时日。

    刘浩轩、刘珊珊等人,先带兄弟们回去浣风楼,一面整顿安抚,一面拉拢江湖势力。刘珊珊和刘浩轩的功名,如今都是响当当的,自然能收服许多人。

    赵林便跟着刘裕整顿南营北营,又派人联系撤走各地的将领,打通往各地送消息的通道。虽说虞美人有关三爷的消息,但通道始终也并不够的。

    那一头,锦公主带了阿若阿初往千舟水寨,准备收服千舟水寨的势力。

    岷江水系庞大,一百零八道关卡上,都尊王七爷为王。他是江上的游龙,一只手便可在江上遮天。如今这游龙身死,群龙无首,正是锦公主插手的大好时机。何况,王七爷曾经的好兄弟而今的死敌薛瑞雪,正是锦公主的朋友。

    有薛瑞雪的追云山庄帮忙,拿下千舟水寨很是容易。何况,还有浣风楼做后盾,又有其他江湖门派做同盟。

    锦公主一路进入岷江,渐渐入了千舟水寨的范围。阿初阿若跟随在她左右,两个人的脸色都十分的沉静。

    王七爷是阿初杀死的,为此阿初还被七爷废了一只眼睛。但她如此镇定,仿佛要去的地方不是千舟水寨,而是一个寻常游玩之地。

    江上的风凄寒,雪花缓缓飘落下来,将整艘船都镀上了一层银白。锦公主在船中打盹儿,炉子上煮着新采的雪,泡着新鲜的茶叶。

    薛瑞雪在船上另一间厢房中,似乎在抚琴。

    琴声悠扬,缓缓传入茫茫江上。

    阿若转头瞧着阿初染了雪花的帽兜,定定道:“妹妹,你长高了很多?!?br />
    不过才一年多时间,五岁的阿初已经到了她的肩头。从前那个娇弱不堪的小姑娘,忽然之间就成了独当一面的人物。尽管,此时的阿初也还不到七岁。

    谁能想到七岁的小姑娘,可以混入沐倾城身边做奸细,成为沐倾城的心腹,甚至能杀死一个神话般的传说人物。

    就算是被那个人废掉了一只眼睛,也不曾蹙眉片刻。

    阿初道:“是啊,长高了一些。以前吃不饱饭,总是一个小小的个子。现在跟着公主,吃得好了,倒是抽了身量?!彼低昊?,微微笑了笑。

    废掉的那一只眼睛,她用一块黑色的步遮掩。单着一只眼睛,露着一张白皙精致的脸,却将浑身的杀气淋漓地表现了出来。虽然只有七岁,却有了生人勿近的气场。

    阿若站在她身旁,竟也要输掉她一些。

    两姐妹默默站了一会儿,风雪是愈发大了。阿初没有要进去躲避风雪的意思,帽兜上的白雪压得更深了。阿若定定瞧着江上,问,“这一次去千舟水寨,你怕吗?”

    两姐妹都是纵横沙场的人物,见识了太多杀人的场面。随便去这天下的哪里,大概都不会害怕的??纱丝桃サ牡胤绞乔е鬯?,便也有了担忧。

    阿初淡淡一笑,不答反问,“姐姐,你怕吗?”

    阿若摇摇头,“我不怕。我会?;つ愕??!?br />
    阿初伸出手,牵住了阿若的手,仰头道:“姐姐,你不用?;の?,我可以?;ぷ约?。就算是我亲手杀了王七爷,此去千舟水寨我也是不怕的?!?br />
    阿初反握住她的手,瞧着她没说话。

    阿初笑起来,单着的一只眼睛因为不长笑,突然一笑竟是说不出的明媚动人。那种独特的美,似乎跟阿若的气息完全不同。

    阿若目光一闪,就听得阿初道:“只要我们跟着驸马,就一定会活到最后,所以我一点不害怕。便是我杀了王七爷,也不会有碍?!?br />
    微微一顿,阿初靠近了一些,“姐姐,你信我吧?!?br />
    忽然之间,阿若便想起了当日在豹园的场景。徒手杀死豹子已经是极限,可锦公主还要他们去杀了沐倾城。沐倾城那样的人,天上的明日一般,如何能谋害得了?

    一开始她便反对。何况,沐倾城也在拉拢她们。

    不管怎样想,当日的她们都应该接受沐倾城的招纳,而不是听从锦公主的吩咐??上?,阿初毫无迟疑地选择了锦公主。不管沐倾城如何的耀眼,不管沐倾城如何的平易近人,阿初始终不曾动摇。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此后的种种。

    才有了她们姐妹二人成为沐倾城的心腹,却最终背叛了沐倾城,杀死了王七爷,成为锦公主身边得力之人。才有了朝堂上的封赏,才有了此时此刻锦衣玉食人上之人的境遇。

    想起当日在豹园为奴,徒手与豹子搏斗,却还要姐妹相杀,只能活一人。想起当日,她们决定跟随锦公主,而不选择沐倾城的时候,阿初也是这样握住她的手,对她说“姐姐,你信我吧?!?br />
    阿若暗淡的笑脸渐渐有了生气,紧紧握住妹妹的手,“你说的,我总是信的?!?br />
    姐妹二人相视一笑,阿初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

    大船进了千舟水寨地界,早有追云山庄的人跟随上来。锦公主坐在窗前,瞧着茫茫水域上追云山庄的大船们,不由得温柔一笑。

    薛瑞雪坐在她对面饮茶,瞧见她面容上的笑容,冷淡道:“公主为何发笑?”

    她转过眼,瞧着对面丰神如玉的青年,“有追云山庄相助,此去千舟水寨求仁得仁,我自然开心?!?br />
    薛瑞雪仍旧神态冷淡,拨了拨手中的浮茶,“是啊,王琦死了。千舟水寨群龙无首,公主此去必定顺利拿下,壮大虞美人势力?!?br />
    她眸光一闪,“薛公子此话何意,有些让人琢磨不透?!?br />
    薛瑞雪冷淡的脸上忽然浮起来一丝笑意,“千舟水寨一旦拿下,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千舟关上金银财宝、军事要地,正好掌控在公主手中??刹徽亲炒罅擞菝廊耸屏??”

    她眸光轻颤,忽然琢磨出一点门道,“薛公子不是说,要取千舟水寨一半的产业吗?怎么到了此地,却好像对千舟水寨没有一点心思了?”

    她乘坐的大船极大,这房中的空间也很大。各种摆设精致,船行的波动并不明显。房中只有他们二人,并没多余的丫鬟。